【西汉皇帝列表】小程序两周年与比特币的十年

2019-01-15 20:27  阅读 434 views 次 评论 0 条

两年前的1月9日是iPhone诞生的十周年,为了向乔布斯致敬,张小龙选在这天发布了“小程序”,但他当时也并不清楚小程序会发展成为什么样子,疑问与期待在他的心中并存。两年后的今天,小程序即将迎来两周岁,诸多变化在这两年之中发生,这时的小程序已经全面融入到人们生活、工作等各个场景之中,宣告着互联网全民化时代的开启。

昨日,在第2届阿拉丁小程序年会上,根据其发布的《2018年小程序行业发展白皮书》(下称“白皮书”)显示,2018年微信小程序用户预计约6亿,其日活用户从2017年底的1.7亿增至2018年底2.3亿,并且微信小程序的数量如今已经突破了230万个,不到两年的时间就超越了苹果10年的应用数量。

尽管这两年来,国内互联网对于小程序赞美与唱衰的声音互有出现,但众多巨头还是选择纷纷入局,从先行者微信小程序到支付宝、百度小程序,再到今日头条小程序,各大互联网平台相继发力。

因此不能否认的是,在当前互联网流量见顶、增长放缓的前提下,小程序不失为移动互联网的下一个机会。

这两年,小程序带来了什么?

在2016年12月28日的微信公开课上,张小龙曾阐述过小程序的几大特点,其中最明显的即是“无需安装,触手可及,用完即走,体现了一种更加灵活的形态”,正是因为将这一大特性发挥的淋漓尽致,小程序才走上了发展的“快车道”,将众多无法熟练使用APP的人群变为了自己的用户。

根据《白皮书》显示,小程序促进了渠道下沉,在一二三线城市的用户数占比与APP不相上下,但在四五线及以下城市,高出APP近8个百分点。另外30岁至50岁以上这一年龄阶段,小程序也牢牢占据着领先优势。

 

  在阿拉丁创始人兼CEO史文禄看来,自从互联网诞生以来,政府部门和企业在信息化方面持续进行各种尝试和努力,然而收效一直不甚理想,小程序的出现则从根本上扭转这种态势。

目前微信共上线了10000多个政务类小程序,微信钱包里的“城市服务”则上线了362个地级市,提供了超过800项的公共服务。小程序即用即走的特点和公共服务有着天然的结合点,从而可以有效地提升电子政务的使用效率。

另外在小程序的69个入口中,会话分享、APP分享、微信“搜一搜”、扫码触达、下拉列表成为让小程序实现自然增长最重要的5个入口。而在两年前张小龙提到的仅是“小程序可以和公众号互跳转,公众号是小程序的入口之一;小程序的启动来自于二维码扫描”,并且他还强调“小程序可以被搜索,但微信会极力限制搜索能力”,目前来看,是张小龙“食言”了。

 

  与此同时,小程序正在中国的电商市场由从“中心化”的平台电商向“去中心化”的社交电商转变,因为目前基础设施的建设已可以满足大众购物的基本需求,消费者进而开始更加关注自身的个性化需求。

“人找货”已经变为“货找人”,基于社交关系裂变降低获客成本,强化信任背书,成为社交电商的“取胜之匙”,生长于五环之外的拼多多则是有力的证明者。

而小程序围绕商城、门店定位、支付功能、会员、数据等核心商业因素实现“人、货、场”的有效连接,在微信“附近的小程序”上线后,以小程序为基础,构建‘场’连接人与服务的“小程序+零售”的模式逐步形成。

 

  小程序内的风口——小游戏

在去年12月28日,微信通过旗下“微信派”、“微信公开课”等多个公众号,宣布了又一重大举措即上线“小游戏”,同时在更新微信iOS6.6.1 版本后,APP 开屏也变为指引用户试玩“跳一跳”的页面,小游戏正式上线。一时间,办公室里、地铁上、教室中全民都在“跳一跳”。

宣布上线仅仅18 天过后,在2018 年微信公开课上,微信第一次公开了小游戏的数据——累计用户3.1 亿,其中“跳一跳”的日活更是超过了1 亿,这是一个让张小龙都有些意外的成绩。

而根据阿拉丁的数据统计,自发布以来,“跳一跳”一直高居小游戏总榜首位,如此火爆的情况也激起了一大批互联网从业者开发小游戏的热情。随后,小游戏高速向前发展,不到半年的时间,已有多款小游戏月流水过亿。

根据阿拉丁发布的《2018年小游戏行业年度报告》显示,经过一年的发酵,小游戏的市场规模已经达到60亿,上线数量突破了7000家,日活用户也已经超过1亿人,人均使用时长达到13分钟。

并且小游戏在一定程度上推动了微信支付的发展。一些位于三四线城市的小游戏玩家,会因为道具内购,完成绑卡,在随后的电商小程序里购物时,快速决定下单购买。微信底层架构的完善推动着小游戏的发展,与此同时,小游戏的快速前进也在反哺微信各环节的成长。

但相较于2017年,小游戏的活跃用户场景入口发生了明显的变化。其中,小程序之间跳转占比大幅度上升,分享比重下滑幅度最大。在微信出台了一系列分享滥用的政策之后,开发者调整自己的分享机制,这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了用户的分享意愿。

 

  另外对于小游戏而言,小程序广告组件对其影响力越来越大。特别是在诱导分享和跳转限制的政策实施之后,分享和跳转的外部引流渠道进一步弱化,致使广告进一步引起小程序开发者的重视,所以未来小游戏的广告业务势必将会成为一个新的增量市场,更多的机会将在这里出现。

结语

正如史文禄在阿拉丁年会上所说:“越是经济下行的时候,我们更应该做小程序,因为小程序相比APP革命性降低了开发、运营和推广成本,更缩短商业模式周期?!痹谡飧觥白时镜暮?,逆势生长的小程序值得期待。

从疯狂到恐慌?!?月10日,投资者朱伟对记者如是描述自己投资比特币的心路变化。

朱伟只是比特币走向投资者十个年头里,数千万投资者中的一个。

2008年比特币诞生,2009年初比特币开始被投资者认识和交易,自此价格从不到一美分一路上涨,2017年12月17日上涨最高触及19666美元,折合近14万元人民币,骇人听闻。

彼时的比特币市场,让很多人想起来远在17世纪30年代初期,荷兰的一朵郁金香花根售价最高达6700荷兰盾,可以买下阿姆斯特丹运河边的一幢豪宅。

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。一种投机产品上涨需要很久,下跌可能只是一瞬间,“挣脱”不了“泡沫破灭”的命运归宿。站在2019年初,一枚比特币价格仅不到4000美元,距离最高峰已跌去超80%。

十年过去了,似“大幕”初谢,似海面初复平静。无论是“恐慌”比特币走下神坛,还是对比特币的未来价值抱有“信仰”,抑或是期待比特币投资理性回归,一位位市场中的参与者,才真真正正体味了比特币市场跌宕起伏、冷暖悲喜的十年。

从疯狂到恐慌

2018年初,朱伟还在北京西二旗一家著名互联网公司任职,彼时,他每天上班还背着双肩包,忙碌但充实。但是,2017年比特币价格一路上涨令他心动不止,蠢蠢欲动。而且,“工作期间曾不断听闻币圈的投资者暴富,感受到了币圈暴富洪流汹涌而来?!敝煳俺?。

2018年1月,朱伟以每枚超16000美元的价格买入比特币——他并不想错过这股“暴富洪流”。但是,他并不知道,比特币价格也已经从每枚19666美元开始“扭头”向下。

因为工作原因,早在2017年四季度开始,朱伟经常要与币圈从业者交流,深感自身与币圈从业者的工资差距。于是,2018年春季,他一边投资比特币,一边也投身于币圈,加入了国内一家大型数字货币交易所,薪水翻了3倍。

然而,好景不长。彼时,比特币价格继续下跌至每枚12000美元。朱伟不仅投资比特币亏了不少钱,而且,真正投身于币圈之后,他看到了币圈华丽的“面纱”下的另一面——虽然顶着高额的薪资,但是他并没有常人的优越,却感到了深深的惶恐。

加入币圈工作后,朱伟才发觉币圈从业者鱼龙混杂,很多人拥有一夜暴富的心态。而且,公司虽然在2017年数字货币牛市的时候赚得盆满钵满,但是,2018年随着比特币等数字货币价格开始走跌,公司经营管理也开始逐渐变得杂乱无章。更重要的是,币圈很多代币各种蹭“区块链技术”概念,挂区块链的“羊头”卖虚拟货币的“狗肉”。

回顾2017年9月4日,中国人民银行等七部委定性“融资主体通过代币的违规发售、流通,向投资者筹集比特币、以太币等所谓‘虚拟货币’,本质上是一种未经批准非法公开融资的行为,涉嫌非法发售代币票券、非法发行证券以及非法集资、金融诈骗、传销等违法犯罪活动?!?/p>

因为政策原因,朱伟也担心公司可能随时有倒闭关停的风险,甚至担忧公司面临法律制裁。

2018年9月份,比特币价格报每枚7000美元,朱伟年初购买的比特币已亏损超50%。同在9月份,他虽然还留恋币圈高额的待遇,但由于不认同这个行业,还是离开了币圈,重新加入了一家互联网金融公司。

2019年1月10日,朱伟在2018年初购买的比特币,如今已经跌去近75%。对于比特币的投资,从“疯狂”到“恐慌”,他只用了一年时间。

朱伟说:“希望再涨一点,少亏点卖掉?!?/p>

投资者“难眠”

同样经历了2018年比特币一轮暴跌的币圈机构投资者张丰,并没有朱伟那么悲观。

张丰更愿意从资本市场角度分析一种投资产品,他感觉2018、2019年比特币恰在经历一轮熊市,经历一个周期,并不是“泡沫”破裂的开始。

张丰投身比特币交易是2013年,彼时一枚比特币价格仅几百美元。在张丰眼中,比特币价格从2013年底到达一个高点,然后从2014年开始整个年度下跌,2015年的横盘,2016年价格回升,又到2017年的一个大牛的爆发,2018年又一个下调。他预计2019年会有一个整年的底部震荡,2020年将有一个向上的回调。他仍信心满满,丝毫不受比特币价格下跌的影响。

他回忆,虽然比特币价格在2018年下跌超80%,其他山寨币多数下跌超90%,甚至有的消失了。但他在2017年8月曾经投资于一种货币,在该币发行的时候以每个0.5元的价格认购,到12月份该币上市,自己赚了几十倍。他的想法是,如果今年投资没有赚30倍,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投资币圈了。虽然2018年自己总体是亏钱的,但张丰仍然坚持认为,比特币的上行经济周期会再次到来。 因为,他认为比特币是基于区块链技术的,分布式记账的理论是有应用价值的,未来在金融、游戏、信息技术等行业会有更多的应用。

2019年对于张丰投资于比特币或其他数字货币,他仍然想在这个市场中盈利。对于他而言,注定“难眠”。

“理性回归”

“比特币经历了这一轮‘熊市’后,投资者会更加理性?!弊噬钍只醣曳治鍪πだ诰褪钦庋氲?。作为一个比特币涨跌十年的亲历者,肖磊觉得教训总是来之不易。首先,2019年投资者不会像2017年那样闭着眼睛盲目去做投资;其次,很多投资者会意识到,做理性的投资或者分散的投资还是比较重要的,不管是哪一种投资模式,超额利润是不可能持续;投资获取利润的前提是要在“泡沫”破灭之前退出来,才算“捞到”了,但是很多投资者很难预判。

因为比特币投资市场中有“90后”占比数量较多。肖磊觉得,此次牛熊市场转换对投资者来说有很大的教育意义,很多年轻人在年轻的时候经历这样一次“泡沫”,对他们未来的投资还是有帮助的。

2018年前很多代币是打着区块链技术的“招牌”,2019年初,区块链技术监管政策正式出台。

1月11日,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发布《区块链信息服务管理规定》(简称“《规定》”),《规定》明确,区块链信息服务提供者不得利用区块链信息服务从事法律、行政法规禁止的活动或者制作、复制、发布、传播法律、行政法规禁止的信息内容;对违反法律、行政法规和服务协议的区块链信息服务使用者,应当依法依约采取处置措施。自2019年2月15日起施行。

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有关负责人指出,区块链信息服务管理需要政府部门、相关企业、专业机构、社会公众等多方参与,健全完善社会评议、信用公示等手段,不断推进区块链行业自律规范和公共监督约束。

区块链技术相关监管政策正式出台,对于币圈的投资者在国内似乎再次面临严格监管,以区块链技术名义的代币发行恐怕不再如曾经容易,比特币等数字货币的投资会更加理性规范。

在肖磊看来,因为比特币价格跌幅超过80%,比特币投资市场这一轮的炒作“泡沫”肯定是破灭了。但是,不能断言“比特币到底失败了”。因为它本来的价值就是零,现在跌到这个程度,比特币市场还有好几百亿美金的市值。

比特币在2019年是否依然值得投资,肖磊觉得,比特币每日的成交额几百亿人民币,这个数字还是比较大的。因此从成交额的角度来说,比特币还是一个流动性比较强的资产,这意味着很多的专业机构还是愿意去持有或者做交易,未来它的价格要修复之前80%的跌幅可能难度比较大,但从交易价值的角度来看,它还会维系很长一段时间。

十年逝去,经历了从诱惑到疯狂,从信仰到恐慌,比特币的投资者们也随之喜怒哀乐中进出交替这个市场,比特币价格的K线图仍然在一个个屏幕上红绿跳动……

本文地址://www.m4an5.com/archives/2492
版权声明:本文为原创文章,版权归 创业资讯网 所有,欢迎分享本文,转载请保留出处!

发表评论


表情